当前位置:主页 >> 除尘设备

魏建军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终将进入同一个赛道

2021-08-13 17:23:3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魏建军: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终将进入同一个赛道

网易汽车8月11日报道市场“停下来”的时候,行业的思想不能停滞。

2020年8月11-13日,以“冬芽”为主题的第十二届汽车蓝皮书论坛在武汉举行。大会从电动化、智能化、数字化、大设计、运营和营销等6大板块梳理出22个圆桌议题、30场精彩演讲,通过行业大咖的犀利观点,将全面梳理目前汽车行业面临的困境与问题。

论坛上,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表示,趋势是不可逆的,所以传统汽车要迅速地转变。电池、智能、电机、互联等技术都不是最重要的挑战,传统车企最大的挑战是体制、机制、文化的变革。所以总体来看,从传统车到新汽车过度期还是需要一定时间。

魏建军认为,特斯拉卖得好有两点原因,一是智能化,二是品牌价值。在他看来,特斯拉是一个“技术时尚型消费”,现在不开个特斯拉,要不体验体验智能,觉得有点out的感觉。并不是说它的车有多么好,而是一种时尚消费、潮流消费。

他表示,将来新势力不可能永远叫新势力,它也会变,老的势力也会智能化,最终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还得是一个赛道。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以下为发言实录:

贾可:咱们今天的这个讨论,刚才实际上包括竺延风董事长讲了魔方、徐和谊董事长讲了ARCFOX对特斯拉不在话下。但实际上整个中国汽车市场,怎么样来真变革拥抱新汽车?因为大家都想变革,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叶公好龙,最后真正变革很难的。

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来展开深入的一个讨论。在讨论之前问一个话题,现在的中国汽车市场老汽车的生命力到底还有多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老汽车生命力还非常厉害,新汽车还有机会吗?

这个问题我先问传统汽车的代表人物,当然也是面向新汽车革新人物魏建军,老汽车还有多久的生命力?

魏建军:一直在业内讨论说新能源汽车是不是会像手机一样发展的这么快?功能机到智能机阶段变革的周期非常短,汽车是不是会这样?从现在看,不能笼统地说,应该是某个品类更适合于新能源汽车,比如商用车或者我们长城多年的皮卡变成纯电或者是插电,可能它更不经济。

应该说现在新能源汽车,从我现在个人认为乘用车电动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当然,由于成本因为还有智能化增加的成本,应该说发展的速度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快,我个人是这么看的。当然商用车现在国家提出来要氢能。

作为我们长城汽车也算是传统汽车的新兵吧,因为我们历史还是比较短。我们也在新四化这个大潮下,也在做努力的变革。刚才您在上边讲的三个关键词,我认为汽车行业作为我们这种传统车企,当然像特斯拉、蔚来、小鹏,所谓新势力也给我们带了好头,也向特斯拉学习,也向新势力学习。

实际上让我总结起来,趋势是不可逆的,所以我们要迅速的转变,我们已经在两年多、三年的时间正在迅速的变革。谈到电池的技术、智能的技术、电机的技术、互联的技术,我认为这个都不是最重要的挑战,最重要的挑战是管理机制的变革。

因为现在我们传统车企还是有固化的思维,造一辆质量很高、很精致、很舒适的汽车,未来的汽车由于智能化快速的发展,会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体验。所以我想传统车企挑战最大的就是体制、机制、文化的变革。我想从总的来看,从传统车到新汽车过度期还是有一段时间的。

贾可:王总,实际上智能化就涵盖了网联化。如果这个车都不网联化,智能化无从谈起。不说电动化,电动化使智能化更方便。

这次新势力给大家带来眼前一亮的感觉,前几天跟李想聊天,大家也在那议论,说特斯拉续航能力不如我们强,包括徐和谊董事长讲了ARCFOX也绝对不输于特斯拉。他的问题是特斯拉续航里程是445,但他卖的要比其他的续航里程高,看起来更豪华的车卖得更好,这个到底是为什么?而且现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不太好,但是特斯拉一枝独秀,你怎么看这个事儿?我把特斯拉也当新势力了,魏总,你怎么看?

魏建军:特斯拉卖得好,让我看?重要的还是智能化的原因。再有一个是品牌价值的原因,不是它这个车Model 3这个品牌,是它这个创始人的品牌。所以现在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技术时尚型消费,是一个时尚消费。

现在不开个特斯拉,要不体验体验智能,觉得有点out的感觉,所以说现在并不是它的车做得有多么好。时尚消费、潮流消费,这是我对它的一个认知。当然,特斯拉这个里程上由于它是轿车,好像续航里程比较真实一点。因为我们这个SUV可能因为风阻、重量的原因,里程会差一些。

我基本上是这样的认知,但是不知道下一代特斯拉是什么样,可能智能化的程度会更高。不会成为像竺延风讲的变形金刚的车体,动力方面我和新势力有不同的看法,只能说电动车比较适合智能化,由于更加智能带来的功耗比较大,未来真正有社会产生生产价值的、创造价值的,因为我们消费也产生价值,但是比如商用车智能化需求会更加强烈,因为那个还是发动机。所以说将来华为要是能把更高算力的芯片、极低的功耗,我们装在自行车上也可以。现在说白了就是功耗的问题比较大。

我同意王总的讲法,智能化随着像手机一样,现在手机的算力很大,实际上也是浪费,都可以更加节能,功耗更小,一样所有的车都可以智能化。

贾可:我再追问一下,我第一个问题是你说很重要的是组织变革。我注意到长城这一两年来特别今年以来动作很多,一方面是营销方面的动作,另外一方面是组织变革方面。你觉得你现在的组织变革,应对的竞争,主要是面对未来的新汽车的这种挑战还是说更多的是迎接像丰田、大众这些公司的挑战呢?这是两个赛道上。这种变革主要为了哪个赛道?

魏建军:我们认为这就是一个赛道。将来新势力它不可能永远叫新势力,它也会变,老的势力也会智能化,最终还得是一个赛道。

实际上我们以前那个功能性产品设计没什么智能可言。实际上智能化,像自动驾驶也干了十年的时间,但是在我们传统思维里边它是只能给你开发,它没像互联网思维那样给你带来很多的创新,用它的底层的这些算法还是数据或者感知,它还是像汽车一样,没有那么好的发散性的思维。

所以我们智能化组织和我们现代传统组织确实有非常大的不同,我们都把它变成公司化。因为这两拨人确实有冲突,但是做智能互联的这方面和我们做自动驾驶的智能这个思维也有冲突,所以都不在一个组,我们重新划分,我们叫两智融合,实际是两个智能在融合,设定了专门的组织,而且和我们传统组织工作地点,所谓工作文化都不同,所以说把这个组织都重新划分了,这是一个组织创新。

再一个我们现在做了两个打通一个融合,我们每一台车作为一个平台。简单讲每一款车每一个品牌就是一个创业公司,是集成团队,直接面对用户。我们会打造像小鹏、李斌这样的组织,我们后台是用能力来支持,包括平台、智能化、动力也好,把这个组织直接面向市场,它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的概念。实际组织的形态都像互联网公司的形态一样。

贾可:像小鹏、李斌这样的造车新势力,他们的组织架构更适合软件架构。像我们魏总正在积极的改革,我们现在假定因为最前面的观点是未来多少年,咱们都在新汽车的赛道,魏总说这个还是有一个漫长的时间,我觉得方向是没有错的。

魏建军:我讲的不是漫长,我讲的不会像手机这么快。我认为智能汽车在市场售卖车的智能程度不一样,但是智能一定是一个绝对的趋势,发展的速度会非常之快,所以我们才那么大力的将组织变革投资包括文化的变革都在大力的投入。

贾可:但是诺基亚那个时候他的功能机也智能,比如也能发短信。

魏建军:今后车的场景会有很多,比方电动车就有优势,电动车可以不启动的情况下开空调。将来要说大的话题,电动车和未来的氢能源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的车本身背后是一个能源革命的概念,将来电动车是V2V还是削峰平谷,有很多的场景都会出现。所以我认为这是动力方面,也需要智能,因为充电要有序充电,有序放电。所以说我认为这个速度不如手机快,但是汽车这个行业变化会非常快。

贾可:魏总,像长城汽车,你觉得正在构建的真正的核心能力,在技术上你觉得包括软件定义汽车也好或者是集成管理或者创新、组织变革能力也好,你觉得哪个最核心?

魏建军:从现在看,刚才已经讲过了,所围绕的智能汽车,像动力不管是混动还是纯电最终还是向智能发展,所以我们成立了数字化中心,刚才说打通车机座舱那部分和自动驾驶这块。这是一个整合,我们底盘阈、车身阈、座舱阈,实际是未来将控制都放在这个阈里面,基本上空调、刹车都是执行器一个概念,我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贾可:自己做还是跟合作伙伴在做?

魏建军:我们分阶段,因为现在的供应商不会把它的软件去掉,即使你有了这个阈的控制,有这个控制能力但是未必控制到那个端方,因为人家不愿意开放这个软件,所以说这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供应商升级软件这些策略人家也不愿意给你开放。所以这些工作我们都在推动。

贾可:不开放怎么办?王总。

魏建军:华为不做这个,华为主要是做控制的大脑,说的是端部计算都放在这个阈里。我们现在主要工作是做智能化的变革、改革、投资,包括刚才讲了一遍文化的变革都在变。我们软件人员现在也有2000多人。

贾可:在中国传统车企当中算多的。

魏建军:我们速度比较快,我们前几年在上海投了一个公司,现在上海也有800人。

贾可:魏总,在以内循环为主的形势下,传统车能行吗?

魏建军:中国的产业一定会走向全球化,现在国家新的策略是内外双循环。实际上现在中国手机在海外占了50%的份额,在中国的市场占了80%、90%。我像汽车也会像手机、家电一样将来会走一个双循环的道路。

我们长城汽车定的目标也在落地推动,因为一个汽车品牌,一个汽车产业,全球化是必由之路,也就是说我们借助中国这么一个庞大的市场,给我们打一个好的基础,我们再努力向海外拓展。所以说双循环一定是一个必由之路。

vr虚拟现实

网站安全服务

定制软件服务

VI视觉识别系统

友情链接: